<address id="jzxfj"></address>

<noframes id="jzxfj"><form id="jzxfj"><nobr id="jzxfj"></nobr></form>
<listing id="jzxfj"><listing id="jzxfj"></listing></listing>

<form id="jzxfj"><th id="jzxfj"><th id="jzxfj"></th></th></form>

<form id="jzxfj"></form>

    水滴直播風波背后:監控的越界與危險的直播

    美劇《疑犯追蹤》每集開頭都有這樣一句臺詞。在該劇中,軟件天才芬奇(Finch)發明了一個名為“機器”的程序,該程序實時觀測著全國所有人的行蹤,并通過它的觀察來預測犯罪行為的發生,使得人們毫無個人隱私可言。

    11月24日,因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,360董事長周鴻祎宣稱要為幼兒園免費安裝360智能攝像機,讓家長可隨時隨地通過手機查看孩子的行蹤,在網絡收獲了一定量的追捧。不料,半個月后此舉招致“92年女生陳菲菲”對其涉嫌侵犯他人隱私的質疑。

    “最早注意到周鴻祎是從他的聲明里,說是要免費給幼兒園送攝像頭,我們順著這個線索就關注到了水滴直播,看到各方媒體都報道過,公共安全是保護我們的,但是用商用攝像頭來直播,在用戶不知情的情況下直播出去,我不知道這是否侵犯隱私呢?”

    陳菲菲對騰訊深網說,關注到這件事以后,自己出于職業本能,就想去實地調查,前后花了1周時間,去了不下10個地方。其調查結果就呈現那篇廣為流傳的題為《一位92年女生致周鴻祎:別再盯著我們看了》的文章中。

    該文稱,多位360智能攝像機用戶在水滴直播平臺直播餐廳、網吧等公共場所的實時情況,存在侵犯其他用戶隱私的嫌疑。在這場涉及“隱私”的直播探討背后,還隱藏著360布局內容的獲利野心。

    為了直播而監控?

    水滴直播并不是獨立的直播產品,是基于360智能攝像機小水滴的用戶分享平臺。也就是說,只有購買了360小水滴攝像機的用戶才能直播。

    沒有購買小水滴的用戶盡管不能自己直播,卻可以通過手機下載360攝像機APP或PC登陸水滴直播官網查看其他人的直播。

    由于小水滴主打監控功能,因此很多用戶購買就是擁有監控需求。根據水滴直播官網顯示,使用小水滴進行直播的用戶,多數都是將監控視頻直接進行了直播。

    對360而言,直播功能成為小水滴在監控之外的另一大賣點,直播本身也能幫助小水滴產品進行營銷,而一旦取消直播功能,僅僅只能作為監控攝像頭用的話,小水滴和傳統的監控攝像頭并沒有什么不同,在同一個維度競爭的小水滴并沒有什么優勢可言。

    水滴直播的存在,主要是為360銷售智能攝像機產品小水滴而服務,而不是360想借水滴直播賺取一定比例的打賞分成,這也是為什么在水滴直播上,并沒有主流直播平臺存在的打賞等功能。

    公眾隱私與平臺責任

    360公司昨日就如何定義各方責任一事回應騰訊科技稱,水滴平臺上所有直播畫面都是由機主購買小水滴攝像機后自行安裝,并由用戶自主操作下分享直播。360要求機主在安裝產品并啟用直播狀態后,必須盡到直播告知的義務,避免隱私的不當泄露,要求商家在進行直播時要確保所拍攝內容不涉及他人隱私,并確保拍攝內容健康,不觸犯法律。

    這樣的回復繞開了另一個問題,即360小水滴的機主在已經履行直播告知義務的情況下,水滴直播是否就有權利進行直播?

    對此,法律界人士對騰訊科技表示,此類問題目前尚未有立法。即使涉及訴訟,在衡量“被直播對象”的損失問題時也難以界定。該人士表示,即使傳播內容為公共場所,但涉及傳播范圍的變化,也應該區別對待。

    直播行業業內人士告訴騰訊科技,“水滴直播”與傳統的私密直播并不一樣,更像是一種“被直播”。通常來說,用戶自己發起私密直播,然后發送給自己期待的接收者。

    另有直播界人士則指出,從獲利模式來看,傳統的直播依靠用戶和粉絲的互動來獲利,而水滴直播客觀上并不適用于這一方式,被直播者能否分傭將成為一個關鍵點。

    騰訊科技登陸水滴直播發現,水滴直播目前已經開通了點贊,關注、分享及直播群聊的功能。在直播群聊中,用戶可以就視頻中的直播內容進行交流。目前,尚未開通打賞功能。

    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韓明輝對騰訊科技表示,而水滴直播除了具有傳統直播功能外,還存在安裝于公眾場所的攝相頭,而被攝錄者不知道或者并不愿意出現在攝錄內容中,這實際就涉及到了隱私權問題?!?

    水滴直播涉及到以下幾個主體,一是直播服務提供者,即水滴直播平臺,二是直播內容提供者,三是瀏覽的用戶。按照《侵權責任法》第三十六條,網絡用戶、網絡服務提供者利用網絡侵害他人民事權益的,應當承擔侵權責任。網絡用戶利用網絡服務實施侵權行為的,被侵權人有權通知網絡服務提供者采取刪除、屏蔽、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。網絡服務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時采取必要措施的,對損害的擴大部分與該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。

    他認為,直播內容提供者是直接侵權人,應當承擔民事責任,可以直接向其提出訴訟請求。如果無法查明直接侵權人,可以起訴網絡服務提供者。

    值得注意的是,韓律師提到網絡服務提供者如果以侵權信息系用戶發布為由抗辯的,人民法院可以責令其提供能夠確定涉嫌侵權的網絡用戶的姓名(名稱)、聯系方式、網絡地址等信息。如果網絡服務提供者提供了上述信息,可以請求追加網絡用戶為被告。

    這也意味著,盡管360水滴平臺將皮球踢給了機主,強調機主的責任,但是在侵犯隱私權一事上,難以完全切割。

    單一的事件也許不能說明問題,但如果類似的事件越來越多,形成一定規模,就給了不法分子可乘之機。例如在餐廳吃飯買單時被直播,用戶的銀行卡、第三方支付的密碼就可能被泄露。

    即便如360方面所說,水滴平臺上所有直播畫面都是由機主購買小水滴攝像機后自行安裝,并由用戶自主操作下分享直播。那么,水滴平臺應該盡到的審核責任呢?

    360在回應中說,水滴平臺對用戶提供的直播畫面、圖片和評論進行嚴格的審核,建有一支將近100人的審核員隊伍,每天24小時對直播內容進行審核把關。對于違反國家現行法律法規,侵犯個人隱私,以及其他違背公序良俗的行為,水滴直播平臺一經發現,會對相關內容進行刪除。

    但問題是,侵犯個人隱私這件事,本身就很難界定。正如陳菲菲所說,360的做法有打擦邊球之嫌。

    智能硬件助推直播野心

    打開水滴直播,點擊頁面最下角的官方微博,直接跳轉到360智能攝像機,而非水滴直播自己的官方微博主頁。360智能攝像機的微博主體是北京視覺世界科技有限公司,由深圳市奇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100%控股,這與“水滴直播”的背后股東完全一致。

    事實上,水滴傳播并不是360在直播領域的唯一布局?;ń分辈サ谋澈笠铂F360的身影。從股權結構來看,花椒直播所屬公司“北京密境和風科技有限公司”的最大股東為嘉興首建椏櫳十六號投資合伙企業(有限合伙),占股70%。對該合伙人企業進行穿刺后發現,奇虎三六零軟件(北京)有限公司占股27%。騰訊科技了解到,密境和風的法人張鵬本身就是360系的人,為北京奇虎三六零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董事。

    對于360而言,花椒直播是獨立的直播平臺,與映客等主流的直播平臺模式相似,盈利主要依賴用戶打賞分成,而水滴直播并不存在打賞功能,僅僅是為360銷售智能攝像機產品服務的。

    至于二者是否存在一定的聯系,花椒方面回應騰訊科技稱,水滴科技是360的,與花椒沒有直接關系,水滴是360 IOT的一個硬件產品,360是花椒的投資人。

    對于一家非國家機構背景且非出于公共利益目的的公司,掌握公民在私密場合以及公關場合的行動軌跡。當360這類巨頭公司依靠強大法務繞開了法律障礙,留給公眾的反應時間會更少。

    不管怎樣,360都該反思此次事件對公眾以及公司自身帶來的影響。正如92年女生陳菲菲在發給騰訊深網的獨家回應中說,作為這個領域的開創者,我覺得周鴻祎應該理解“能力越大,責任越大”的道理,敢于擔當,從灰度區域走出來,起到一個平臺應有的責任。

    闺蜜男友又大又粗又黑
    <address id="jzxfj"></address>

    <noframes id="jzxfj"><form id="jzxfj"><nobr id="jzxfj"></nobr></form>
    <listing id="jzxfj"><listing id="jzxfj"></listing></listing>

    <form id="jzxfj"><th id="jzxfj"><th id="jzxfj"></th></th></form>

    <form id="jzxfj"></form>